0531雲南哈巴雪山第四天

昨晚睡不好,應該是說沒什麼睡⋯不論是沒有安全感的上舖或是打呼聲,整夜一直翻來覆去連自己什麼時候有入眠都不清楚@@
2:30起床,吃到軟到不行的麵條⋯完全沒有胃口,吃不到一半就不吃了(不挑食又好餵的我都吃不下⋯該知有多難吃)
四點整出發前往哈巴雪山,剛開始想像在走黑森林後面的之字坡(因雪山也是半夜攻頂的),後來變成一大片岩壁我們幾乎是70度往上走⋯領隊說:最後一段的雪坡就是這麼陡,慢慢走~ 心想⋯什麼?這樣走的上嗎?

既然來了就亦步亦趨地走吧⋯要慢慢走⋯當地嚮導說:妳走太快等會兒妳就得休息了⋯ 唉~在黑暗中行走又一直陡上 , 似乎是在消耗意志力⋯ 走到5:30 看天際霞光,快日出了⋯邊走邊回頭看,也就越走越慢⋯後見日出即將露出所性待在原地休息順便等看日出!
拍了日出⋯還是得繼續面對現實,又續走似乎走不完的上坡⋯嚮導說:8點鐘才會到海拔4900的雪線,這真是一種自我折磨呀⋯ 到底爲何要如此折騰自己?
仍需繼續往上走⋯同時也不斷問自己⋯登山不是也是常常發生同樣的疑問?怎麼這次走得如此消沉?
雖然⋯面對美景仍拿起相機拍照,但卻開始動搖熱愛登山的意念⋯ 行走中竟開始問自己:人的一生究竟所爲何事?難道就爲了攻頂嗎?
撐過一段又一段,問過一遍又一遍⋯
到了海拔4800我告訴嚮導:我不攻頂了,我可以在這兒等你們嗎?嚮導好言相勸⋯說:妳得等約一小時唷、走嘛⋯至少走到雪線大家再一起走下來,也比較安全⋯
其實我也知道,再走一段⋯我休息了!
我的理性(決定不攻頂,就不要虐待自己)戰勝我的感性。坐在石頭邊休息⋯因為太陽很大很溫暖,但風也是陣陣吹;拿起lucky拍照,拍完趴著休息⋯竟也可以睡著⋯恍惚中被毒辣的太曬醒(不應該睡的)
往上看⋯咦⋯怎麼有個夥伴也停下來休息?本想再往上走點有伴,不過那兒看似無處遮風⋯繼續休息待見有人下來,才一起往下走
一個嚮導拉著嘉玲姐一路上山下山;何教授走在後方,再加上跟我一樣的何醫生(牙醫),我們四個先回到大本營。
18個成員4個沒上山,4個攻頂其他只到雪線玩雪或者走到一半被攔截告知”下山”~
人生雖然沒有絕對需要追求的,不過⋯應該可以理解自己所做的每項決定,都是人生課題的一項學習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